• 登錄
  • 注冊
坚持蹲着为患者检查 “半蹲医生”马艳:蹲着离病人更近
2019-05-14 08:41:00 来源: 長江日報

4月29日,市一医院盘龙院区康复治疗中心,马艳察看患者身体恢复情况。 長江日報记者苗剑 摄

23歲的患者張鑫(化名)獨立寫下“謝謝”兩個字。媽媽欣喜若狂:“感謝醫生從未放棄。”

張鑫一年前查出患有中樞性腦膜瘤,手術後原本活蹦亂跳的大小夥像一個咿呀學語的嬰兒,不僅行動有障礙,連吞咽、寫字、握筆這些基本動作都成了大問題。

妈妈带着张鑫辗转来到位于盘龙城的武漢市第一医院康复医学中心(简称康复中心)。从完全不能动弹,到可以提笔写字,一年多下来,眼看着儿子的点滴进步,妈妈看到了希望。

在康複中心裏,還有100多個家庭和張鑫媽媽一樣在黑暗中守望希望。

今年49歲的科室主任馬豔是這場“持久戰”中的靈魂人物。張鑫媽媽說,康複科的患者絕大多數都只能臥床或者坐輪椅,爲了方便檢查和交流,馬豔總是半蹲著。

“一次次蹲下來,是爲了病人盡快站起來。”馬豔無數次交班、查房、鼓勵、寬慰,這些旁人覺得很平常的點滴,串聯起張鑫們的希望之光。

蹲著的時間比站著的時間長

“現在還發燒嗎?”“咳嗽有沒有好些?”“感覺右腿更有力了,要加油啊!”

每周一上午的查房時間,是康複中心主任馬豔說話最多的時候。這個個子瘦小,聲音溫柔的女醫生,在挨個詢問患者身體狀況和康複進展的時候,總會半蹲在地上,爲他們耐心檢查。

“我們的病人比較特殊,多爲腦癱、中風、偏癱患者。許多人都需要乘坐輪椅,下肢需要經過長時間鍛煉才能恢複。”治療時馬豔經常一蹲就是幾十分鍾,家屬過意不去,推把椅子讓她坐著,都被她婉拒。

“這樣和病人離得更近些。”馬豔說,蹲著比坐著離患者踝膝關節和腿部更近,觀察時看得更清楚,治療時效果更好。另外,患者在康複治療時通常或躺或坐,醫生蹲下身子更能讓患者感覺自己被尊重。

有些患者家屬,剛剛來時叫不出馬豔的名字,誇她時總是說“那個老是半蹲著的醫生……”久而久之“半蹲醫生”成了馬豔在病人家屬口中的“昵稱”。

“馬阿姨”陪小病人打“怪獸”

“好的康複治療一定要保證病人和家屬情緒健康。”馬豔常常叮囑科室醫生,康複治療講究“話療”和“心療”,一些患者因長期臥床或者康複進展緩慢,容易陷入抑郁狀態,家屬也因不堪重負的照顧任務偶有厭煩情緒,這時醫護人員需要在中間搭起溝通的橋梁。

两年前,8岁的武漢女孩可可查出患有颅内血管瘤,手术后留下偏瘫后遗症,右手无法握住物品,每迈一步右脚就会不自觉地晃个圈。2017年6月1日,可可与妈妈来到盘龙院区做康复。

馬豔專門向同齡的孩子“求教”,找到孩子都喜歡的英雄人物奧特曼。治療時她告訴可可:“我們向英雄奧特曼學習,馬阿姨和你一起打‘怪獸’。”

孩子的右手握不住筷子,治療時馬豔也假裝“握不住”,和可可一起比賽誰握的時間長。從最初握住筷子3秒鍾,到順利夾起一顆芸豆,准確放入盒子裏,馬阿姨陪伴可可打了23個月的“怪獸”。今年9月,她將重返校園,和同齡人一起學習成長。

“半蹲醫生”24小時待命

在武漢市第一医院医生们的朋友圈里,马艳是出了名的“拼命三娘”。

醫院康複醫學中心盤龍院區,距離馬豔的家有30多公裏,驅車最快也要40分鍾。馬豔到盤龍院區上班的“標准”打卡時間是7時10分。擔任康複醫學科主任4年以來,參加7時30分的早班醫生、治療師的交班會,已經成了她的工作習慣。

盘龙院区开放病床有92张,每位患者病情变化细节她都门清。 “她在心里给每个病人都建了档案。”最让科室年轻医生佩服的是马艳的“超强大脑”,即使病人离院一年再回来复诊,马主任还能准确说出病人的情况。

馬豔的“超強大腦”源于她還有一個“非標准”工作打卡時間:24小時隨時待命。讓她和患者在一起的時間格外長。

去年一天淩晨3時,馬豔在睡夢中接到一個電話,“一名患者因過量食物返流被吸入肺內,引發了急性呼吸衰竭”。馬豔趕回醫院參加搶救。剛剛回家,接到病人的求助電話又馬上往醫院趕,這是馬豔的工作常態。

在马艳的带领下,24小时手机不关机,时刻待命成为了康复中心60位医护人员不成文的铁律。 ( 長江日報记者刘晨玮 王恺凝 通讯员严睿 童天玄 )

【編輯:葉子】

(作者:刘晨玮 王恺凝)

責編:漢網

  • 爲你推薦
  • 公益播報
  • 公益彙
  • 進社區

熱點推薦

即时新聞

武漢

論壇热帖

  • 這是誰的車?擋住了圖書館
    這是誰的車?擋住了圖書館
  • 陽光下長江邊的女子瑜伽
    陽光下長江邊的女子瑜伽
  • 王炎生江漢區裏分攝影展
  • 武昌長途電話架空明線遺迹
  • 亮化後的人行天橋爲城市添色
  • 我和我的祖國在一起